春天来了
小蜜蜂也出来了
梨花、杏花、桃花都开了

武藏丸飞机上和空姐正在...,突然被别人撞见,好羞涩!-女神趣事

武藏丸飞机上和空姐正在...,突然被别人撞见,好羞涩!-女神趣事

武藏丸
0001 惊现蜘蛛侠
海面很平静,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把整个大海照得红彤彤的,白色的云朵在蓝蓝的天空中飘动,海水波光粼粼,阳光照耀在海面,仿佛向大海撒下了碎金,美丽而静溢。
“哒哒哒……轰……”一架武装直升机的出现打破了海域的平静,不断的在空中做出规避的动作,只是尾翼上的滚滚浓烟预示着它情况的不妙,随着轰鸣声,远处的天空中出现了三架直升机紧追不舍的向它发射着火箭弹。
“老大,我们被打中了,最多十分钟就要爆炸,现在怎么办?”驾驶舱里的壮汉紧张的大喊道。
“山鹰,你丫的怕了啊?我们已经干掉小鬼子三架直升机了,死了也不亏,反正赚到了,只是可惜没有火箭弹了,不然至少还能再干掉一架。”一名瘦高男子肩膀上被机枪扫中的伤口还在流着血,他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满不在乎的嚼着口香糖。
“重炮,你丫的给老子闭嘴,老子会怕,从穿上军装起,老子就做好了为国捐躯的准备,只是,老大可是唯一有机会成为传说中兵神的存在,牺牲在这里太不值了。”被称为山鹰的壮汉不满的喊道。
“老大,给你,你一定要活下去。”一名始终在机舱里照顾昏迷战友的美丽女子站了起来,把一个降落伞包递给坐在那里皱眉沉思的青年。
如同大理石雕刻般的立体五官,棱角分明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象放荡不羁,可深邃的眸子中不经意流露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他就是血刺特种作战大队的大队长——苏哲。
苏哲抬起头,冲她露出一个阳光般的笑容,“山鹰,调自动驾驶模式,过来开会。”
“是,老大。”山鹰和重炮都围了过来,苏哲突然出手打晕了正在痴痴看着他的女子,“现在我们只有两个降落伞包,你们带着美杜莎和猎豹跳伞撤退,我负责掩护。”
“不行,老大,我来掩护。”山鹰焦急的大叫着。
“滚犊子,我来掩护,老大,你和山鹰跳伞。”重炮一直从容的脸上也不淡定了。
“都闭嘴,你们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我知道你们不怕死,可美杜莎和黑豹是我们的战友,我命令你们保护好他们,带他们安全撤离,立刻执行命令!”
苏哲厉声喝道,见两人的眼圈都红了,语气放缓了一些:“相信我,我命硬,阎王爷都不敢收我,自从我刺刀加入血刺特种作战大队以来,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这点小沟小坎又怎么可能要得了我的命。”
见两人还在犹豫,苏哲脸色严肃起来,大吼道:“你们还特么的是不是军人,是军人就执行命令,立刻,马上!”
“是,老大!”长期建立起来的威信,让山鹰和重炮下意识的挺直的了胸膛,庄严的敬了个军礼,背上降落伞包,抱起美杜莎和黑豹,看着那个并不魁梧的身影走进了驾驶舱,耳麦里传来他的声音:“预备!”
两人深吸了一口气,打开机舱门,直升机向下降落了一些,给后方的敌人制造出一个视觉盲区,耳麦里传来苏哲的声音:“跳!”
两道矫健的身影跳出了机舱,耳麦里山鹰和重炮嗓子嘶哑的大喊道:“老大,一定要活着。”
“兄弟们,保重!”苏哲摘下了耳麦,神色中轻松了许多,双眼闪过一丝冰冷的寒意,小鬼子,去死吧,掉头向紧追不舍的一架直升飞机撞去,一名指挥官样子的东瀛人惊恐的大喊着:“快,快躲开,他是要和我们同归于尽。”
三架直升飞机顿时一阵大乱,冒着黑烟的直升飞机却一个灵巧的摆头向远处飞去,追击的直升飞机这才知道中计了,恼羞成怒的大喊道:“快,不要让他跑了,干掉他。”
“哒哒哒”,随着重机枪的声音响起,在空中又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追逐。
正在空中下坠的山鹰和重炮看着苏哲朝相反的方向飞去,知道老大是为了掩护他们逃离,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尽管他曾经匪夷所思的创造过很多次奇迹,可这次却是在即将爆炸的直升机里啊,他们看不到一点可以生还的希望。
虽然恨不得跟老大同生共死,但看看怀中昏迷的战友,心中暗暗祈祷,老大,你一定要活下来,毅然决然的拉开了伞包……
远处的海面上传来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湛蓝的海水中,一个巨大的阴影腾空而起,笼罩住整个天空……
七月的晴空是明媚的,天是湛蓝深远的,太阳像火球般的烤着大地,阳光是那样刺眼,天上地下处于一片耀眼的光明之中,大街上的柏油路在太阳的炙烤下变的软软的仿佛踩在橡皮泥上……
尽管美女们穿着极为清凉的超短裙,露出白晃晃的大腿,恨不得把能露的都露出来,可在江州这个素有火炉之称的城市里依然汗流浃背,引来众多狼友们觊觎的目光。
地表超过40度的高温让美女们实在生不出攀比回头率的兴趣,打着或漂亮,或可爱,或淡雅,或严肃的太阳伞匆匆而行。
只有在经过宁氏大楼门前广场时,才会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瞟一眼这个江北的龙头企业。
宁氏大楼高达六十八层,是江北最高的地标建筑,也是所有怀揣着梦想的青年男女们向往的地方。
可就是这惊鸿一瞥,亮瞎了美女和狼友们的双眼,片刻后,震撼的人群中才传来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呼:“天啊,我是不是看错了,那是人还是蜘蛛侠?”
“我擦,这可是六十八层的大夏,那哥们以为是在徒手攀岩吗?”
“赶紧,手机给我,我要拍下来,发微博。”
“我靠,这简直就是挑战极限啊,不行,我要立刻发朋友圈。”
……人们爱看热闹的天性迅速的吸引了一大批围观者,看向那个在光滑的楼体上矫捷而迅速攀升的身影,手机——这个现代最流行的工具正在忠实的显摆着摄像和拍照的功能。
巡逻到公司门口的保安队长张天佑看到这一幕,觉得自己愈发英明神武,沾沾自喜的挺直了胸膛,让自己看起来更精神一点,只是他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哥的身姿很挺拔,为毛手机是七十五度角往上拍呢?
于是他冒着被毒太阳晒黑的风险,向广场方向快走了几步,顺着众人的视线眯着眼睛看去,“嘶……”
他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是名退伍军人,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在城市反恐演习中也见过一些军中高手,那些特种兵徒手攀爬楼体轻松自如,身手敏捷的像猴子,让他很羡慕,但那也只是六七层楼高而已,此刻正在徒手攀爬大楼的身影是在……六十三层,天啊,这一幕让他瞪大了眼睛,下巴掉在了地上。
“我擦,这还是人吗?简直就是蜘蛛侠啊,不行,我得发朋友圈,兴许能多吸几个粉。”张天佑慌忙掏出手机对准那个身影开始摄像,等等,不对,我现在正在上班,而这是我们宁氏集团的办公大楼,总裁的办公室可就在六十八层,这蜘蛛侠不会是想对总裁不利吧?
万一要是出事,做为保安队长的自己可是要负主要责任的,这份工作在一帮老战友里薪资最高,待遇最好,也是自己炫耀的资本,可不能丢了,想到这里他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收起手机,拿出对讲机呼叫:“老猫呼叫耗子,老猫呼叫耗子。”
“耗子收到,老猫请讲!”保安室里,身材瘦弱的保安副队长周浩一边拿着对讲机回答,一边在心里腹诽,你才是耗子,你全家都是耗子。
张天佑一边向大楼跑去,一边喊着:“赶紧通知兄弟们,公司大楼惊现蜘蛛侠,正在徒手攀爬向总裁办公室,动机不明,让兄弟们立刻赶往总裁办公室保护总裁,OVER!”
“耗子收到,OVER!”耗子懒洋洋的扔下对讲机,草,就是一个破保安每天整的跟香港CID似的,还OVER,他伸了个懒腰,见其他保安跟什么都没听见似的还在死死的盯着监视器画面。
周浩不满的顺着视线看去,顿时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小眼睛瞪的滴溜圆,半天后才倒抽了口凉气缓过神来:“六十七层,这特么的还是人吗?”
突然想起刚才张天佑的呼叫,腾的一下蹦了起来,浑身惊出一身冷汗,一边跑一边大喊着:“糟了,快快快,快去保护总裁!”
说完火急火燎的冲向大堂电梯口,公司前台的美女小纪见他慌里慌张的样子,调笑道:“浩哥,老婆要生了啊,跑那么快干嘛。”
“生毛,蜘蛛侠快生了……不是,有蜘蛛侠,哎呀,公司大楼外惊现蜘蛛侠,徒手攀爬六十八层大楼,有可能对总裁不利,我们要赶去救驾。”
平时喜欢和小美女说几句荤段子的耗子此刻完全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情,焦急不安的按着电梯按钮,看着上面的红灯显示三十九,三十八……第一次觉得电梯的速度这么慢,旁边的那部电梯倒是刚好停在一楼,但他没有胆子乘坐,那可是总裁的专用电梯。
“啊!”小纪震惊的小嘴张成可爱的O字型,蜘蛛侠?徒手攀爬全是钢化玻璃的宁氏大楼?这是在拍科幻片吗?
0002 胸大无脑
楼层越高,风就越猛烈,攀爬的难度也随之增加,终于,苏哲抓着护栏台沿,轻松的一个翻身上了顶层平台,坐在台沿上,两条腿垂在外面,悠闲的点上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看着脚下的车水马龙像蚂蚁一般渺小,那种征服的快感让他心旷神怡。
登高望远,古人诚不欺我,蜿蜒曲折的海江在烈日下泛起了微微磷光,就如一条银色的长蛇,鳞次栉比的建筑就如同一个个火柴盒……他抬眼望向北方,目光中露出了一丝锋芒,现在自己应该已经被所有人都当做烈士了吧?随手摸出一个U盘,皱着眉头陷入了思索。
这次的任务太不正常了,不但上头指定让自己这个大队长去,还一到任务地点就遭到了伏击,最蹊跷的是任务目标很可能是老宁负责的研究项目——X合金,这可是国家的绝密计划,老宁的为人自己很清楚,不可能出卖国家利益,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有内奸。
这个内奸不但知道岛国得到了老宁负责研究的资料,还出卖了血刺小队行动的路线,从特种部队里不好着手,只能从老宁这里找线索了,想到黑豹为了抢夺武装直升机而受了重伤,小队的成员也差点全军覆没。
苏哲目中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机,不管你是谁,我一定会把你揪出来,老子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卖国贼。
也好,已经两年没休假了,这次就当自己给自己放个假了,反正自己脸上已经调整过,又准备了一个新的身份,这个相貌也只有老宁见过,只要他不说出去,应该不会有人能认出来自己。
至于苏哲这个名字,除了一号首长和直接分管特种作战大队的将军,应该没有人会知道,即便是血刺大队的战友们也只知道自己刺刀这个代号!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一个冰冷却又好听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苏哲浑身的肌肉顿时绷紧,宛若一只随时发动攻击的猎豹,心里却暗自苦笑,刚给自己放个假,警惕性就放松了,竟然没有注意这里还有其他人,他收起U盘,做好随时攻击的准备才缓缓的转过头去。
眼前的一幕让他眼前为之一亮,这顶层平台上竟然有一个巨大的游泳池,池水清澈幽绿,在这炎炎烈日下,让人一看就生出想要游泳的冲动,池边一把遮阳伞下的沙滩椅上,一个美女正用雪白的浴巾紧紧的裹住她的娇躯,警惕的看着他。
美女二十三四岁的年纪,乌黑的秀发简单的挽在脑后,精致的锁骨上还有发梢滴下的水渍,纤手皓肤如玉,映着绿波便如透明一般,浴巾无法完全遮掩的雪白玉腿笔直而修长,肤如凝脂,目如点墨,明眸皓齿,唇如朱丹,坐在那儿,端庄高贵,文静优雅,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让见惯了美女的苏哲也一时看直了眼。
看胸前弧度应该有36C,目测身高约在1.68米,全身比例三比五,完美黄金分割比例,竟然是传说中的九头身,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圣洁冰冷的气质,真是个绝世尤物,带刺的雪莲,绝对适合我。
苏哲立刻露出阳光般温暖的笑容:“美女你好,我叫苏哲,还没请教芳名?”
“我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美女霍然站起,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漠,点漆般的眸子里已经带上了一点寒芒。
“呃,我在这里很稀奇吗?”苏哲眨了眨眼睛,满脸无辜的样子,“我说美女,我只是随便逛逛就来到了这里,可不是来看你洗澡……噢,不,游泳的,你至于这么严肃吗?”
“随便逛逛?能逛到六十九层的平台?你当我是傻子吗?”
美女散发出强大的气场,这一刻竟从天使化身为颐气所指的女王:“说,谁派你来的?你是怎么进入这里的,有什么目的?”
美女边说边不动声色的按下沙滩椅上的呼叫器,苏哲看着她的小动作也没有阻止,无所谓的指了指爬上来的地方:“好吧,其实我是宁华生的朋友,有急事找他,但是我没有他的手机号,所以就来公司找他,结果,前台说我没预约,不让我进,我就只能爬上来了。”
“爬上来的?”宁倾城看着一身衣服加起来不超过两百块的苏哲,父亲是什么人自己最清楚,往来的不是政府要员就是商业大鳄,怎么可能会和这样的小瘪三是朋友,真当我是傻子啊?
目中带着一抹嘲讽,“这里可是六十九层,你当你是蜘蛛侠啊,就是撒谎也编个像样点的,你说你是爬上来的,那你现在爬一个给我看看。”
苏哲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哎,真是胸大无脑,为了证明我不是撒谎,就再爬一遍给你看看。”
说完一个纵身向楼下跳去,刚才爬过一次,路线他已经很清楚,那里有一根凸出的排水管,他在跃下去的时候顺势就抓住了排水管,看起来很惊险,但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难度,按照事先观察好的落脚点不断的向下攀爬。
“啊!”
胸大无脑?宁倾城正在恼怒这四个字时,却见他突然从楼顶跳了下去,顿时捂住嘴惊叫一声。
这人是不是失恋了想不开?还是想来偷东西被我抓住畏罪自杀?或者本来就是个疯子?
糟了,他是从我眼前跳下去的,算不算我谋杀的啊?
此刻办公大楼里已经乱翻了天,张天佑在到处寻找宁倾城,看到呼叫器亮起后,迅速来到了顶层。
听到一向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美女总裁竟然发出了惊叫,以为宁倾城遇到了危险,一脚踹开顶层的门闯了进来。
看见宁倾城毫发无伤的站在那里,张天佑才松了一口气,“总裁,您没事吧!”
看到保安来了,宁倾城脸上恢复了冰冷,“刚才有个贼竟然闯入这里,被我发现后跳楼自杀了,你们赶紧去看看,实在不行就报警吧。”
“啊,自杀了?”
张天佑脸色大变,这可是宁氏集团,如果闹出人命保安们都有安保不力的责任,身为保安队长的自己更是首当其冲,连忙跑到护栏前向下看去,只是楼壁是向内凹进去的,在顶层根本看不见如同猿猴般灵活攀爬的苏哲。
张天佑忧心忡忡的向楼下赶去,宁氏集团作为全国五百强企业,是江州省的经济支柱,经营范围涉及房地产开发,重工,电子科技,计算机软件开发,新能源,手机,通讯,运输,珠宝行业,制药,纺织,矿业,化妆品行业,餐饮业,酒业,酒店业等上百个领域,每年光纳税都几亿。
董事长宁华生更是商业界的传奇人物,好好的大学教授不干,辞职后白手起家,短短十年亲手创建了诺大的商业帝国,省委书记和他称兄道弟,市委书记把他当做财神爷一般供着。
在江州这个省会城市,你可以不知道市委书记是谁,甚至可以不知道省委书记是谁,但绝不能不知道宁华生是谁,有好事者称其为宁半省,可见其在江北省的影响力,今天真要是在宁氏大楼闹出人命,安保部集体辞退都是轻的。
宁倾城作为IQ、EQ都远超常人的学霸级美女总裁,年纪轻轻就展现出了其过人的商业天赋,成为赫赫有名的商界第一美女,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神级人物,其追求者如过江之鲫。
这年头这样有本事的花瓶上哪找去?能娶到这样的女神,都不需要再奋斗了,只可惜宁倾城性格清冷,对追求者从不假以颜色,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当中,让她的爱慕者们扼腕叹息,甚至私下里恶意的议论她是不是百合,只是没有任何实际证据支持,这番言论也无疾而终。
今天发生的一切是如此突然和猝不及防,一向沉着冷静的她大脑一片空白,连苏哲长什么样都想不起来了,她下意识的靠近护栏,尽管知道看不到下面,但一想到是因为自己他才跳下去的,心里就升起了负罪感。
再强的女人也是感性的动物,心底的善良让她的眼圈开始泛红,嘴里低声呢喃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害死你,等警察来了,我会跟他们说清楚,到时候我会给你的家人一大笔钱作为抚恤金的。”
“嗨,美女,自言自语嘀咕什么呢?”苏哲从护栏外探出了脑袋,笑嘻嘻的打了个招呼,这妮子心地还不错,老宁不仗义啊,有这么漂亮的闺女也不跟哥们说一声,难道还怕我祸害他闺女不成?
“啊,鬼啊!”宁倾城冷不丁的看见苏哲冒出来个脑袋,顿时花容失色,发出一声尖叫,吓的苏哲一哆嗦差点掉下去,他一个翻身跃过护栏,没好气的说:“鬼叫什么?想吓死我啊?”
“你…你…没死?”反应过来的宁倾城惊讶的看着他。
“你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你看我像死人吗?”苏哲活动了一下四肢,很满意自己的表现,上下一趟二十多分钟搞定,除了出点汗,口不干气不喘,看来体能恢复的还不错。
“噢,太好了,你没死就好。”宁倾城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终于不用有负罪感了,虽然这个家伙笑的很可恶,但毕竟也是一条生命啊,心情一舒畅也没有计较那句胸大无脑,苏哲嬉皮笑脸的说:“怎么?不舍得我死。”
看着他贱贱的样子,宁倾城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去,只是她心里充满了太多的疑问:“你真的是下去又上来的?”

聚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