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小蜜蜂也出来了
梨花、杏花、桃花都开了

武藏丸震撼一景,平顺井底村-胡说胡又说

武藏丸震撼一景,平顺井底村-胡说胡又说

武藏丸

震撼这词儿不是随便使用的,表现在人的状态上,不是吓了一跳,是眼珠子不由自主的要瞪出来,并且倒吸了一口气,心脏为之一颤。

前两天周末,应长治朋友邀请,去平顺井底村转了一遭,还着实震撼了一把。
按说本人也不是孤陋寡闻的,这些年看山观水不少。国内的名山大川走了大半,还有国外的地球美景也扫描若干。人有时为什么会活的腻味,就是见多不惊,见怪不怪,新鲜一下不易。我们山西是文化大省,五千年华夏文明,黄河流域古事比比都是。文化名胜旅游,不是惊骇的事儿,娓娓道来,细嚼慢咽,才可浸入心脾。在三晋大地,能被走南闯北的震撼的山水景观没几处。
平顺井底村是第一回听说。不过,在大城市喧闹的环境下生活,周末到深山老村里转转,也是避世享受的感觉。

平顺县地处太行山南端,在长治市东50公里的地方。这里的地势大部分属于山区。这个经济欠发达的地方属于国家级贫困县。过去对这里的印象是来自"西沟村“。建国后全国农村合作社的一面旗帜,李顺达,申纪兰等组建了第一个农村互助组。其次是著名的农民作家赵树理,住在三里湾村创作了不少脍炙人口的好故事。

前往井底村正好路径上边说的两个村庄,顺便也看了有文化味儿的老村。毕竟我们不是考古红色旅游的,目的是到井底村休闲放松。
一路从平顺县城往东,太行山纵深山路爬行,翻过两座大山,约40多公里到了井底村。震撼油然而生。前后也就在这地儿逗留不到3个小时。整点一下,就有这三处拨动神经的风景深深印象脑海中。
一,井底村,峽谷之中的壮美
井底村,故名思义,井底下的村庄。群山围绕,形如井坑。从盘山公路一头穿行到大山的深处底部时,仰头四望,哇!三晋大地竟然还有这么一处鬼斧神工的奇山,叹为观之。壁立的山峰,插入云宵,峰峦的怪石千姿百态,那雄奇,那俏姿,在逆光下剪影出无限的天上人间美幻。恰逢多云天的太阳露出半张脸来,几道光柱投射,黑白苍穹,巍峨山峰剪出的天际线,此景此梦,不醉才怪。去过武夷山的张家界,去过江西的三清山,井底村的山之美,同样的撼人心魄。如果有足够的想象力,你尽可在井底村驻足仰望,在耸入云天的巨石阵中找到齐天大圣和群候,群龙的舞姿,百鸟的婀娜,观音菩蕯坐像,张果老骑驴…

井底村的山美的充满艺术。峽谷之中,清流声声。泉从八面来,四方汇井底。井底老村边,一汪绿池水。自山腰俯视,被称为祥云湖的绿水就是镶在井底村旁的一颗晶莹剔透的绿宝石,惊为天作。
巍巍太行,让井底村集聚了山与水的精灵,不得不称奇。难怪引的好多艺术家折腰,在这里的写生基地,绘画的,书法创作的,作家等,都来激发灵感,启悟开光。
二,井底村挂壁路,人工造下的神迹
见过奇山异水的,在井底村说好,但不可能叫绝。可驾车路过井底村挂壁公路的,还没有一个男女不惊心动魄的。在悬崖峭壁上穿行,惊恐自在,胆儿壮的汉子也尿紧。这路在群峰的环绕之间,上是垂直到云间的山巅,下是直立俯瞰200多米深的峽谷,远看过来,挂在万仞空中的一线道路,真够悬的。
到井底村的过往游客,几乎都要在此短暂逗留,拍照留影。纪念山的美景倒是次要,更是记录这条神奇的挂壁险路,到此一游太值 。
这是一条人工修凿的奇迹。全程1.5公里多点,基本上是靠几十双手修成。

1996年,不知道是井底村哪往神人,生出这么个胆大包天的点子,决定终结井底村人千百年来井底之蛙的封闭生活,与世界连通,向世界敞开井底村的美丽。井底村人还很齐心,都赞成这项千秋大业的愚公式的工程。于是,村里组织了四五十个青壮劳力,开凿井底人的历史。第一炮响了,艰苦卓绝的史诗是浓缩的牺牲与血汗。后来有多个报道说是一锤一斧的凿出的奇迹,也不真实。人类已近21世纪,火药,机械也帮了大忙。坚硬的山石,一寸一尺的往前推进,井底村男女前仆后继,有力的出力,有钱的出钱,这一干就是15年。井底人修绝壁路的可歌可泣的故事,描述一下足够惊叹一阵子,但不是笔者说的主题。路的斧凿痕迹处处可见,手工原生态的作品定会千古流芳。站在那边思索,真怀疑这是超自然力量所为,人难能的。
现在这条路已经成了井底村的绝美风景。路紧贴崖壁,时而是几十米或百余米长的涵洞,涵洞隔一段是规则的洞窗,满足采光和透气。没有机械隧道的呆板,与大自然浑然一体,穿行之中,似在观景走廊,又象在绝壁上历险,加上井底村人的修路软景,何等的一种韵味!
三,井底村风光,人间仙境
古来骚人陶渊明先生留世两名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今世人吃饱喝足以后追求的神仙生活。
井底村就在南山中,你说美不美。
一个古村落,有说道证据的在明代,6百年前左右就有人居住了。因为在大山深处,在峽谷,是世外桃园,也是最贫苦和离世的荒僻之处。千百年来这里的行政管辖也是潞安府平顺县。踞县城的直线距离有80华里,但绕行山路得2天才可到达县城。后来井底村人修了叫"哈啰"梯的山道,70度的石级台阶一万多阶,是名符其实的天路。

现在好了,挂壁山路,哈啰天梯,真成了井底村的旅游资本,引天下人竞来。
井底村风光诱人。不光是峻岭秀水,这山涧绵延几十里,鸟语花香,植物茂盛。老村子石墙石顶石瓦石炕,石磨石窗石器皿,原始民居和院落饶有古风。老天爷厚爱山里人,天生赐给井底山沟核桃树,山楂,野梨等,尤其是漫山遍野的花椒树,不仅观赏美,老乡还能食用釆摘。悠然漫步其中,仰头俏峰壁立,耳边悦耳的水声,欣闻扑鼻的花香草味,眼收万紫千红。
正逢秋初,玉米,毛豆,谷子在层层梯田中盛长,果实累累,路边土豆花,红薯秧勃发蔓藤,各种蔬菜水果等…峰峦被各种长势茁壮的松柏,桦,楊柳等大树覆盖。这种美,无法用苍白的文字去描画出来。
原味农家,山贵水灵,不是冮南,更胜江南。
井底村现在已更名神龙湾,村庄的后山还开发了景区。据介绍,神龙湾景区好戏更多,风光无限。遗憾的是没有成行,只能留待下回解说。
就这样匆匆来去,就被井底村勾魂。没有收得半毛钱的广告费,忍不住给井底村做了一次义务推广。因为这是对井底村人发自内心的尊重。

关注胡说胡又说

聚合内容